Chinese ArticlesChurch and Society

海星与蜘蛛

Of Starfish and Spiders


傅邦宁

去年秋天笔者出席了一个以 "海星展览" 为主题的年会,其中的参与者悉数为商界及非公营机构的领导人。大会的主题构思取自《海星与蜘蛛:无领袖机构之恒久冲劲》(The Starfish and the Spider: The Unstoppable Power of Leaderless Organizations, by Ori Brafman and Rod A. Beckstrom)。两位作者在他们合著的这本社会网络的畅销书里,将蜘蛛和海星作出鲜明的对比:一旦头被剪除,蜘蛛必死无疑;但海星却拥有复制伤肢的奇异本能,若一脚被剪,它可再长新脚,而被剪离母体的脚亦有僭能,可以长成另一个新海星。

这个对比,对一般机构和社会网络的实用性,是显而易见的。在今日高度连结的社会里,倚赖总部操控才能运作的机构,将难以茁壮成长。但是,那些类似海星的机构,却可大展鸿图:他们把权力下放,扩散到多个能自理己事的圈子;这些圈子在同侪间沟通顺,不但高效传递信息,更可成为桥梁,与机构外的其他网络相互沟通,建立关系。这些特征又赋予机构吸纳新血的能力,透过非正式渠道,将新血凝聚在共同的目标下,建立它们对机构的归属感。这些所谓 "未来式" 的机构,其实今日已经存在。在社会传媒的推动下,配合适时的人事安排,它们因应变幻多端的需求,正在灵活地塑造及改造自己,以期达成原定的使命。

将 "海星与蜘蛛" 的隐喻套用在众多外国机构及它们在中国的事奉对象上,在今日瞬息万变的中国大气候里,无疑是颇为适切的。这是领导权转移的年代,对一些习惯在高度集权体制内运作的外国领导人,要他们将领导权移交给在中国本土、他们的原先事奉对象,可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如果那高度集权的机构仍须倚仗外援维生。另一方面,本土领导人未必重视那个源自异国的高度集权机构,甚至没有兴趣要支持它,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众多更为重要、更为迫切的大事。而一切运作流程,一些珍贵项目,即使曾有其光辉的历史和贡献,在前线队工的心目中,也可以变得无关宏旨。

"海星" 的构思和启示,是在现有网络上建构,从认同的价值观起跑,以使命和核心价值的专注承托全局,兴起一众勇士共奔前程。这个模式,将为我们带来一个目标持续稳定、事奉果效倍增的网络,而只是一个成功的机构或品牌。

与其抓紧权力棒瞎跑,试图在地平线东张西望,多方努力寻索接棒人,或者,机构首长们应该稍事休息,细思自己的机构文化、离开上述的 "海星型" 有多遥远。

傅邦宁为华源协作的总裁及华源协作季刊的编辑。 跟随傅邦宁的微博@BrentSFulton

Brent Fulton

Brent Fulton

Brent Fulton is the founder of ChinaSource.  Prior to assuming his current position, he served from 1995 to 2000 as the managing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for Chinese Studies at Wheaton College. From 1987 to 1995 he served as founding US director of Chin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and from 1985 to... View Full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