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rticlesChristianity

中国教会将要面对的明天

The Chinese Church and the Global Body of Christ


以斯拉金

这是我的荣耀到这里来讲。我是在北京牧养锡安教会,也在神学院的工作。

我在中国北方出生。1986考上北京大学。在我3年级时候我经验天安门事件,两个月以后我自己上教会。两个月以后有人向我传福音。我在绝望的秋天,在一个三自教堂的角落接受了耶稣为救主。就在当天的晚上我知道怎样过我的生命。我在1992年退下我在外资公司里的工作而把自己奉献给上帝。我是第一个在文化大革命以后拥有大学学士学位的人进神学院。我在神学院里修读,教导了7年,我之后服事了三自教会10年。在2002年我离开工作来富勒神学院读书,2007年我回国以后开始了叫锡安教会的家庭教会。我在三自教会服事了超过10年,我知道这里不享神的喜悦, 所以我回国后才开始锡安教会。我在2007年的办公室的地方里举行的锡安教会里遇见一位从北美回来的中国事工者。他对我说教会可以维持超过3个月是个神迹。我们的教会有300平方米。他说北京从来没这么大的基督教聚会礼堂,你是挑战中国的共产党的底线。他说你的不过是家庭教会。除此以外,中国的家庭教会没有按时奉献的传统,我们如何应付每个月4000块的租金?

可是我们已经在那里超过4年半。我们经历很多风风雨雨和挑战,但我们还在这里。我们的崇拜面积已经增加到800平方米。每周有700多人来参加崇拜。在清华和师大我们成功地建立2间教堂。我们也差遣了2个宣教士家庭到兰州和云南。他们都成功地在当地建立起家庭教会。有从别的中国教会探访我们并说,'金牧师,你们一定是有后台支持你们的。'我回答说,'我真的有一位特别的后台是在天上的。'

我在四年半以前开始这教会的时候,我没法想象今天看到的情况。每星期我们有十到二十位新人来聚会,其中八成是一生中第一次来到教会的。当我在三自教会服事的时候,出席的会众年纪比我大,我是最年轻的。但是在今天的教会里,他们全都比我年轻。他们有良好的教育水平和职业。上帝在中国的工作真是奇妙。正如以弗所书一18-19说,'18 并 且 照 明 你 们 心 中 的 眼 睛 , 使 你 们 知 道 他 的 恩 召 有 何 等 指 望 , 他 在 圣 徒 中 得 的 基 业 有 何 等 丰 盛 的 荣 耀 ;19 并 知 道 他 向 我 们 这 信 的 人 所 显 的 能 力 是 何 等 浩 大' 我被邀请来分享中国教会在环球基督身体里的角色。因此我打算跟大家分享我二十多年在中国作为传道人来服事基督的经验。首先是分享林前十二26:'若 一 个 肢 体 受 苦 , 所 有 的 肢 体 就 一 同 受 苦 ; 若 一 个 肢 体 得 荣 耀 , 所 有 的 肢 体 就 一 同 快 乐 。'与加六2:'你 们 各 人 的 重 担 要 互 相 担 当 , 如 此 , 就 完 全 了 基 督 的 律 法 。 '我打算分三个三十年头:1949到1978;1979到2008;和2009到今天。

1949-1978

在这段时间中国教会被逼与基督的全球的教会分开。共产党在1949年上台。在1950年他们把外国传教士驱逐出中国。超过150年的基督教在华宣教工作告一段落了。中国教会失去了最重要的领袖,她成为了孤儿。1953年共产党推动了三自爱国运动,目标是断绝中国与海外教会的联络。任何人在中国教会里会被打成为帝国主义者。

因此中国教会经历了一场政治运动,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有些中国基督徒违背良心愿意指控外国传教士甚至信仰, 以保持在运动里面。有些是坚持拒绝并因此受压逼入狱, 包括王明道,倪拓声,与其他。那些可以留存在三自教会里头的,都经历困苦的过程,以改变他们的立场,即使这样,他们的地位也是不保。随着革命越来越炽烈,三自教会也要关门。最后在中国各地再看不到教会。我知道当时你们很多是为中国祷告, 也有很多机构在那黑暗的时候仍然坚持信心,宣扬圣经与传讲福音。

1979-2008

1979年中国开放门户从新对外建立关系。 在乡间我们看到了复兴,然后城市里的三自教会也从新出现。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以后,城市里的家庭教会开始出现。中国出现了全世界最迅速的城市化现象。 城市对政府来说变得难以施展有效的管治。就在这时候,全世界的宣教士通过各种方法去进入中国。海外教会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服事中国, 包括派发圣经,基督教文字出版与广播,植堂,个人布道,神学训练,社会服务,及向小数民族传福音。中国的复兴离不开海外基督徒的支持与参与。与此同时,负面的效果, 包括教派主义,从外国带来的异端, 与财务管理不善带来的腐败都出现了。可是,那三十年头是中国教会经历了重大的增长。

2009到今天

现在我们已进入第三时代。 有人问为何把2009年当作这时代的开始,是否有点牵强。可是这年在中国历史上是十分重要的。中国知识分子进入刺热的辩论中国应否继续改革。邓小平倡议的改革着重经济繁荣,但已经失去了动力去驱动人民, 也失去了群众的支持与方向。几乎每一个人都感受到改革的负面后果。所有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的庆典里都笼罩着意识,就是社会的张力已经到达沸腾点。同时间我们看到中国教会出现新的景象。2008年四川汶村大地震为中国家庭教会开拓了新的空间让教会发展。中国教会突然踊跃起来行动,展现她的潜能和资源。

另外,中国教会的领袖回应国际洛桑委员会的邀请, 差遣了庞大的团体出席在开普顿举行的2010 会议。虽然最后因着政府的压力不能出席,中国的家庭教会在过去两年为会议的预备,发展了强大的网络,而且她显示被挑旺了对世界宣教的热情,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相信这些现象指向新时代的开展已发生在2009年。我想未来的三十年里,无论是广度或深度,普世基督身体会与中国教会会发生比以前更紧密的联系。我也看到在中国的教会在往后的三十年会面对的六个挑战。 挑战不仅是中国独自面对,而是全球共同面对的。

六个挑战

首先,中国仍然是世上最庞大的宣教工场。未来的三十年,在中国里还是有最大的未信或未听过福音待接触到的人口,我们要关注的是相关的难度,以及要关注传扬福音到中国的关键性。一直以来我因着中国信主人数的报告而感到欣慰。它增强我的信心并且是荣耀神。慢慢的我不再关心数字。因为无论今天有多少信徒,中国仍然是少于5个百分点是基督徒。中国有2300个省市级的城市。根据一项研究,只有三分之一的城市有可看见的教会。远一点往西走,我们就找到更少基督徒。要向中国传福音不仅是中国教会的事情,而是全球教会的关注。

第二,未来的三十年教会与政府将有突破性的关系发展,而它将带来新一浪的更新与增长。已经有很多国外的观察家谈论中国政府与教会的新关系。可是中国是个庞大的国家,政府不会一下子去改变宗教政策。共和国成立头三十年,中国政府奉行的宗教政策简单而言是当它是人民鸦片。所以最终是要把它灭掉。既然鸦片是荼毒人民,所以应该去掉它。之后的三十年,在联合阵线政策下,爱国宗教组织用作控制宗教。在爱国宗教组织下,如三自爱国运动搞的宗教活动是允许的,但在它以外的就受到打压。

今天回顾过去三十年的政策在政府对人民看来是明显的失败。每个与我谈论的公安和官员都同意中国的家庭教会是不能消灭的。未来的三十年政府的主导政策将会是建立社会主义的文化。在这环境下,政府会推行包容,接受甚至支持宗教的政策。为建设社会主义的文化,基督教将成为原动力。宗教政策成为主导政策。在中国政治政策环境下,这是富革命性的结论。当党得出这个结论, 以后就没其它势力可以对抗中国的教会。为何守望教会与锡安教会没被政府消灭?因为大环境已经改变。可是只有少数人明白是上帝为中国教会打开了大空间。

第三,基督徒在中国社会转型中担当的任务会造就新的时代。中国社会正期待巨大转变,就好像临盆的妇人将要生产, 可是她需要力量。 很多人期待教会能提供这种力量以帮助中国社会开展新的一天。我相信中国未来的三十年会与1920至1940年代相似。那时候,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告终,新的共和诞生。这也是中国教会最活跃的历史时刻。 那时中国教会活跃于社会每个领域:教育,文化,政治与经济。未来的三十年是重要的过渡, 由党的极权统治到现代化国家的出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使这发展停顿下来。因为谁阻挡着路就会被消灭。我相信今天的精英分子有潜质可以在社会改变里担当重任。我尤其期待看到基督徒如何像一百年前的信徒,在大时代转变里为国家为中国人民族的转型作出贡献。

事情的核心,也是我的第四点是我们是否可以建立充满生机的本地教会。教会需能为个人带来医治,建立健康的家庭,建立和谐的社群和为社会带来道德方向, 中国教会才会接受爱戴,而且是今天不能想象的。

可是,牧养教会的挑战是艰巨的。过去的四年半,我碰到从中国四方八面来的人。 他们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他们都是生命受到伤害。他们看不到往前的希望。教会真的可以为这些人带来医治,为他们带来生命的意义,建立社群,建立强壮的家庭和为社会带来动力吗?这是教会需要认真思量的问题。今天中国缺乏受过良好装备的牧者。我们也看到一个需要,就是家庭教会与三自教会的关系有突破性的发展。

第五,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去建立领袖和各种各样的新培训,研究和教育机构。我们可以把握机会吗? 就是在中国社会里建立教会领袖,与提高领袖才能。如果教会可以为中国培养新一代的领袖,上帝的名将被高举。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未来的三十年里中国的家庭教会将会参与更多的世界宣教。我们过去二十年一直的唱'宣教的中国',我们也相信这将会是三十年后的现实。中国的家庭教会与世界其他教会如巴西,印度,非洲和东南亚的教会联手作出世界传道的功夫。正当中国是最庞大的宣教草场时,她也是宣教的最大差派国家。

展望将来

不过最重要的是将来。中国教会的复兴的果子肯定是在于世界宣教的参与里。当我在韩国出席会议的时候,我与一百五十个牧者会面而他们都是服事当地的中国学生。 在东南亚,非洲与尤其是北美,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宣教士传扬福音。当我在云南领一个为宣教士设的退修营,他们是为服事七个不同种族的族群。我感到惊讶得悉苗族也有两个种族, 就是四川苗族与云南苗族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云南苗族早已差遣宣教士往四川苗族。另一在中国西南的小数民族已差派工人越过边境的别国去他们的'表亲'。有些来自南中国的有计划出席落桑会议。他们已经在泰国设立宣教组织。 最近我在北京出席一个教会领袖会议。一个中国北方的网络已准备差派四个宣教士家庭往巴基斯坦。这些都是开始而已。

在所有的发展里,北美洲教会有什么特殊的任务?首先,北美的教会模式会在以后三十年继续影响中国教会模式。中国永远不会变成美国, 尤其在国家与教会关系上。可是美国教会的模式会深深的感动中国教会,知识分子与社会上优秀分子的思想。 第二,美国拥有世上最集中的基督教人力资源与教育机构。 中国基督徒和中国社会需要这样的力量。美国教会正是领导世上最大的基督徒网络。

让我提出一些建议给美国教会,以结束今天的讲座。首先,我们需要与中国教会建立伙伴关系。美国的基督徒是富恩典的,容易相处,容易建立关系。因此他们在中国是受到欢迎的。美国的教会是大的。但中国的教会有一天会成为世上最庞大的基督徒群体。所以今天我们需要培养友谊和合作。将来这会对普世基督教会有效果的。

此外,我们需要同时间差派与领受。我们需要差派最优秀的人往中国传扬福音。同时间我们需要接待那些从中国到美国来的人。大多数最好最聪明的都来到美国。如果可以接触到他们和训练他们,中国的将来定会受到决定性的影响。除此以外,最优秀的基督徒知识分子需要准备成为教会领袖。我特别推崇在中国与美国发展一对一的姐妹教会会众关系。这样子我们可以互相服事,与共同努力开植新教会。 最后,我们需要北美教会欢迎中国教会参与全球基督徒网络。

筆者:西安教会的牧师,当任重要任务。不仅是自己教会的培训,也帮助其它的教会牧养和培训。

Ezra Jin

Dr. Ezra Jin is pastor of the Zion Church in Beijing and also serves in a seminary.以斯拉金是锡安教会的牧师, 当任重要任务。不仅是自己教会的培训,也帮助其它的教会牧养和培训。 View Full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