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rticles

中国教会的出路 – 儿童 / 青少年信徒的牧养与关顾

A Generation Saved; A Future Found


袁纳德

从1979年至千禧年代初期,神为中国教会赐下大增长和大复兴,圣灵将归信基督的人,数以万计地多次加给教会。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教会在这段期间,相信主快要再来了,所以我们当日所最关注的——不是儿童及青少年事工——乃是对成年信徒的牧养和关顾。时至今日,作为教会和家长,我们仍然欠缺对下一代传福音的意识,严重漠视其重要性。更有甚者,我们对后辈们的学业,及他们在俗世教育系统里的进程,看得比他们属灵生命的成长更为重要。随着岁月的流逝,圣灵开始对我们当中一些人说话,提点我们要好好牧养我们的下一代,珍惜和保守这些「庄稼」,免得他们随流失去。

且让我们看看今天我们教会中的儿童和青少年的景况,因为这个景况会大大影响中国教会的未来。本文将倚仗同工的经验而立论,向负责儿童和青少年事工的同工,并那些为他们提供支持的前线同工取经。

三个现场观察

首先,虽然有更早的,但大多数教会的儿童 / 青少年事工是在过去五年内开始的。多间教会现时在成年人的主日崇拜时段以外,为他们的儿童提供某种学习场景。有些教会的青少年和儿童工作有较长的历史,也较为全面,例如从幼雅班至初中、甚或高中的分龄主日学课程。也有教会为中学生提供不同类型的青少年团契,在主日以外的时段举行,并由专职的青少年导师带领。其他很多教会,因受场地及资源限制,只能为他们所有的儿童及青少年——从幼儿园到高中三——提供一个单一班级的教导。更有教会未有资源可供开办任何儿童 / 青少年事工。诚然,不同地区、不同教会各有不同的实况和需要,但所突显的儿童及青少年事工的急剧增长,指出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就是中国教会在极短时间内,经历了极大的发展和改变。

其次,我们未能为我们的下一代整理出一套成熟、完整的牧养理念,我们没有共识,也欠缺贯彻理念与实践的思维。我们没有将下一代看成我们应该领受的托负和责任及传福音的对象,也没有抓紧机会,为他们建立门徒品格。反之,我们把牧养下一代看成一种 (不必要) 的冒险和累赘。还有,我们每个家庭都重视儿女的教育,一定要他们学有所成。我们加给他们沉重的压力,要做好功课,要进名校,要得高薪厚职,总之,一定要〝成功〞!这些对儿女的要求——往往针对家庭中的独子或独女——显得高不可攀,但整个家庭的将来,就好像全赖这「一孩」的成败得失!可是,我们是否领悟到,若忽略了培育儿女的属灵生命,我们在帮助他们赚得全世界的同时,也帮助他们失去灵魂!

我们忘了圣灵在申命记的教导,说神的子民在养育下一代时,要将信仰承传给他们,不致「断线」,是重而大的责任之一。

以色列阿、你要听.耶和华我们 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 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申六4-7)

这项教导下一代的诫命,是与最大的诫命——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一同颁布的,也是持守最大诫命的当然之义。甚么是儿童 / 青少年事工?甚么是教导他们学习神的话语?当我们教导儿女发掘、探索、实践神的话语时,不但他们的生命被主更新,整个基督的身体也得着建立和蒙受福气。反过来说,若我们不尽责任,就无异将他们放置在一个可随时流失的险境,也直接影响教会的未来。

第三,正当教会开始觉察到儿童及青少年事工的重要性时,一些崭新及富创意的相关事工策略、项目及培训课程也及时出现了。过去数年,随着门徒训练数据的增加,可供教会及可在夏令会使用的儿童读本也增加了。可是,青少年事工所需的材料却仍然短缺,这方面的出版也颇为缓慢。另一方面,互联网及流动电话在中国的兴起和高速增长,也爆炸性地提供大量数码化的事工数据。我们又看见神在兴起中国教会及信徒领袖,挺身而出为教会的需要创作出富本土色彩的材料及事工项目。

四个挑战

第一,这个新兴事工需要稳定性。青少年事工的负责人必须与家长及其子弟建立深切的互信,以保证门徒训练事工可茁壮成长。这种互信需要时间和委身,非一蹴即就之事。其实互信是任何教牧关系——不论年龄与成熟度——的重头戏,对青少年事工更是重中之重的基本功。青少年事工与其他事工不同之处,是切勿急于轮替事奉人员,因为他们需要时间发展出一套模式和守则,嬴取信赖以期塑造这些新世代的信徒,成为主的门徒。

不久前,由非营利机构「壹盼望」 (OneHope) 所作的一个研究报告〈全球儿童的灵性光景The Spiritual State of the World's Children〉 发现,一般青少年的思想和行为——无论是否已信主——也被家庭外的好些因素所影响:互联网资料(52%),民间信仰(54%),电影(54%),教科书(55%) 等等。此外,48% 的青少年竟认为信仰对他们并不重要。因此,若要保证我们的青少年可从典范式的楷模接收积极的影响力,一个涵盖青少年、青少年导师,及青少年家长的健全关系网络,将是首务之急。

第二,这是一项极需教会领袖,众会友及家长全力支持的事奉。研究发现,儿童及导师表示他们得不到教会的支持,被边缘化,不为领导层所重视。即或有人看见需要,愿意尝试助以一臂之力,但因对整个事工缺乏了解,也就无从着手。因为这仍是一项新兴的事工及概念,工作人员常有被抽离的感觉。儿童主日学和成人团契的泾渭分明,就使人误以为牧养下一代是教会主流事工之外的事。受漠视,缺支持 (属灵的和经费上的),不被肯定,使事奉人员陷入沮丧中。林前十二章提醒我们,在基督里各肢体不是分门别类各不相干的,而是在爱中一同成长的。既然神呼召我们将信仰传承至下一代,我们就必须支持这群事奉人员的召命,正如支持教会中其他部门的圣工人员。忽视他们就是忽视教会的一个大禾场,和忽视教会的将来。

第三,我们的处事模式仍留在落后、传统、愚妄的阶段。多数教会并未为他们的儿童 / 青少年设立适切的教导——不单要教导圣经知识,也要教导他们在面对社会种种冲击时,如何活出信徒品德,作盐作光。究其原因,是教会没有把他们视为整全教会肢体的一份子!我们必须提供培训机会,使他们在受教之后,更能负起责任,在教会中积极参与事奉,也成为使别人作门徒的人。

由于青少年没有参与教会生活,没有接受装备 / 培训能以使别人作门徒,他们对自身的将来,可说是不存希望的。根据上述的研究和调查,63%中国青少年 (信徒与非信徒) 不认同要有甚么清晰的人生目标,53%不认为他们会有美满的婚姻,而47%表示曾有过自杀的念头。教会不但要教导圣经真理,也要使学员透过实践圣经真理而得着生命的更新和转化。大多数人都会同意,儿童 / 青少年在我们教会已有好一段日子,但很少人能说出、或看见他们在生命里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改变。生命未经圣灵改变的人,不可能改变别人的生命,更遑论正面影响社会。

现在让我们探讨中国教会儿童 / 青少年事工所面对的第四个挑战。教会必须认同这是一项极具关键性的事工,对建立具道德指标的健全社会所能发挥的影响力,毋庸置疑。上述的调查显示,75%中国青少年 (信徒与非信徒) 从未曾因宗教信仰而改变过行为,连一次也没有;58%不认同灵性的成长可带来具满足感的生活;60%相信谎言有时是必要的,而58%认为将规条扭曲是可接受的;44%认为在没有受害人的情况下,不守法的行径并无伤大雅。显然,我们的儿童 / 青少年正面对透过信仰去活出爱与道德生活的困境。而他们正是决定将来中国社会道德走向的关键人。在混乱失序和苦难频仍的社会中,最有望能提供道德方向的载体,乃是基督教会。如果教会为解决这些态度和行为的根缘作好准备,就有望在转化明日社会的大任上占一席位。可是,要达成目的,单知道我们的儿童 / 青少年所面对的问题并不足够,我们还要聆听他们的倾欣,向他们提供适切,适时和适身的解答方案。教会的挑战,是为社会提供道德方向,向社会表明唯有上帝的大爱和诚信,能挽回一个山崩离折的社群。

失败的后果

若我们未能好好地培育下一代在灵里成长,我们将不能在行将兴起的众多大都会中心建立教会。中国正在经历世界史上最龎大的人口迁移潮及最急剧的发展和增长。在都市化的过程中,无数的家长和他们的子女将涌入日益扩张的城市,在其中寻找工作,接受教育,更为自身的将来作出妥善安排,而中国教会的出路就在这些大都会中!可是,城市化和随之而来的全球化,对教会和家庭所造成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教会人数随着城市人口增长,但所增加的大部份却只是成年人。30年前圣灵动了工,叫教会得以重新出发,但在这段时期里我们为持守庄稼做了甚么?二三十年来曾在成年信徒数目上享有莫大增幅的乡村教会,现在开始经历人数减少和人口老化。儿童 / 青少年是我们教会的将来,我们必须趁他们还在这个最易于接受基督的年纪,就为主得着和培育他们。若错过了这个机会之窗,我们就在「冒险」,我们很可能会变成一个老齢化的「一代教会」,也丧失可将国家基督化的契机。冒这样的险,值得吗?

其次,若我们的下一代离弃信仰,信徒的家庭将蒙受损害。在家庭和教会都不可能再有影响力时,我们的下一代就必受日益强大、虚浮和俗世的物质主义,普世主义所塑造,甚至只会专顾自己的利益。若我们的下一代只在信仰的边缘成长,而从来未曾受教如何去活出信仰,他们也必然随流失去。我们的家庭成员将分为信徒和非信徒两个阵营。我们要自问,我们抚养下一代,若不是为了基督的教会,那到底是为了甚么?

三个持守庄稼的行动

第一,为你的教会物色一位具使命感的儿童 / 青少年导师,为他 / 她提供至少三至四年的全职事奉岗位。三至四年的时段使这位教牧人员可聚焦确认上主的召命,使用及发掘事奉的恩赐与技能,与儿童 / 青少年建立深厚的关系,及与其他教牧同工及教会领袖发展健全的合作模式。我们要放手让具事奉恩赐的同工去牧养我们的下一代,成为他们的生命教练和师傅,而且,我们要不时为同工充权,使他 / 她能策划和开展长线的工作。

第二,在证道信息中,促使成年会众认同儿童 / 青少年在教会大家庭中的重要性。可以藉阐释圣经神学的「多代性」,及让青少年在他们的崇拜聚会中参与事奉,担任程序中的某些角色或主领聚会,以提升他们的归属感 (申六)。教会领袖要肯定青少年事工在基督身体中,与教会其他事工同样重要,肯定和支持青少年 / 儿童导师举足轻重的事奉,更要促使他们积极参与教会的议事和决策过程。此外,要为导师提供再培训或进修机会,又要让全教会常有机会了解儿童及青少年事工的实况,见证事奉的功效。

第三,为儿童 / 青少年设计创新,适切,本地化的事工活动,使他们成为活动的一份子,而不是像局外人般被投闲置散。根据他们的需要和兴趣,为他们制造机会,在父母、朋友、教会内或教会外实践信仰,以肯定他们可作门徒、或可使他人作门徒的属灵能量 (提前四12)。在教会事奉中为他们在日常生活上所遇到的现代时事论题提供发问及解答的机会。让导师在教会行政及领导事工上占有明显的角色和职责。作为教会的领导层,为着教会的会众,要常常自我鞭策,记得教会的事奉和牧养对象,不单是成年信徒,更是下一代的信徒。

袁纳德居于中国大陆,从事协助教会团契及专门机构建立儿童 / 青少年事工。本文取材自作者与当地事奉者的多次专访,及作者本人在此项事奉上的经验。

(翻译:萧恩松)